分类
日志

回眸一瞥傻逼逼

PS:此东西写于以下日期,啊,感觉年代好久远,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写好。大家都知道,我的所谓的“写”只是流水账、拼字拼词,没什么美感。籍此新春之际伤感或者感伤之际,将之贴出。记录不完整,聊以自慰。

本来是写大一的,后来发觉,大二三四不过是某些事少一些,某些事又多一些而已。

草稿//2010.08.17
修补//2011.07.06

由一个糟糕的自我介绍开始,我开始了大学的生活了。军训时茅龙手机的《不能说的秘密》、《五月天》、朦胧的天色、一饭的粥和炒粉、二饭的拉肠、木有电脑,非常的单纯可爱,还有那套军装都让人怀念,虽然怀念但并不愿重来,军训就是酱紫。

什么是糟糕的自我介绍呢?因为我说了一个“故事”,其实很幽默的,但是我表述得毫无美感,我说“走后门”大家真的相信我走后门了。

好像从无到有,一个集体好像要有很多事要干,去干的当然是“帮干”了,我不是,不过有些决策我提供了强力的意见,比如说班歌的选择和班服的“半设计”。说白一点吧,班歌是网上搜“班歌”出来的,班服的“SECO”是“07电商一”英文的首字母,但是看看 Seven Electronic Commerce One 是不符合英语语法的,但是还是被使用了.Orz 嗯,加入了学院学生会,还科技部,名字牛逼得很,略有贡献。

其实当年咱班很牛逼,大家都知道。担当部门干事、副部、大二的宣传委,我都是没什么担当的,过把瘾吧。所以说不用心就是谋财害命。

每逢佳节倍思亲,班里都组织活动,不是一饭就是二饭,当时就两饭。对了,军训后参加师兄班的班委换届晚会,有屎以来第一次上台“表演”,傻傻逼逼的。适逢牛一,他们弄来个蛋糕,插播了我的生日活动,特有face啊,很有,很感激。

其实当年每逢中国传统节日都有节目的,校园每个角落都有一坨坨的人。我们要的节目很随便,一坨人,一些酒,一些食物足矣。尤记得某年生日和肥森二人烧烤档,印象中说了不少。还有中秋,竟然可以在教学楼走廊搞野。

然后进入正常的学习生活,第一节课,我和汪春坐在第一排,讲台前面,想起来都困。然后,长期占据中靠后的安全位置,第一排,就那么一次。

大学的课堂,人间百态。

大学生活多彩在于闲的蛋疼的晚上。每隔几天就有一伙人就要到外面大排档吃烧烤喝啤酒打桌球。有一次在二饭喝多了,回来的路上竟然说出“真开心”这傻逼词儿,确实喝多了,我一直觉得这些话很难说出口。

不过话说,那年代我们都很容易满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