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日志

所有结束,不过是另一种开始II

就像四年前回头看一样,三年的高中“嗖”一声就过完了,四年后回头又看这个大学,更快,是“咻”的一声。

差不多要走了,还有一个红灯笼没弄熄,毕业,结业,又或者重修,都不是好东西。钦哥说咱们把时间花费在从一种无知到另一种无知转变的过程上,是这样吧,只是有人有天赋,有能力,或者还有很多其他东西,走出这个圈。

不努力是什么都做不到的,老安慰自己说尽力了,其实一直让自己处于一个舒适的状态,真的努力了么?没吧。

很多思绪拙笔不能表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