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日志

尴尴尬尬又一年

第一次见陆工(陆文俊,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研究员)时他就跟我说打工是没有出路的,一个月两三千,即使每月五千,也买不到房,何况当时我在灯博会还没入职,没有工资(在灯博会认识了女友,她是后来才进来的,差不多一年了,还没入职),他劝我别打工,和他一起开厂子。我当时还被灯博会所吸引着(闲,双休,接近公务员待遇),一时间还接受不了。

但是,唉,每次敲到“但是”我都像感慨一下,生活就是有“但是”这个东西,给无聊的生活带来了无穷的色彩。接着说吧,但是,不久我改变了看法,辞职,打算跟陆工到上海到北京学习去,可是却遇到各种阻滞。出发的日子不定,一直是“下个月”,连目的地也不定。所以每当有人问我工作了吗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后来是问什么时候出发啦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期间我到过我爸上班那学习该学的,后来感觉没什么事了,而且受不了那里的气氛,也就呆家里了,反正也没工资。然后就是过年之后,因为伸手伸太久,良心受到谴责,就到了掌门人网站做美工。我这生活就充满了变数,试工才几天,老爸又让我辞职回家服侍他妈他的妈妈,接送奶奶做白内障手术,来来回回好几天,那就辞,况且我不想做美工,真心的。后来我爸又要做一个脂肪瘤小手术,这个辞职好及时。我不想在这段时间工作的原因之一是,害怕辞工,十分不好意思。

后来出发的日期和目的地也渐渐明朗了,好像是6月8号,飞北京。在北京,主要是游览各种景点和听陆工讲故事(详情点这)。在北京呆了半个月,然后和陆工坐高铁到上海,他帮他外甥开的厂子,也就是以后要办的厂子。我以制作网站的理由留在这,观察学习,期间当然把他们网站也弄好了。后来天气太热,陆工又担心被其他事缠着短时脱不开身,就在7月5号,他回北京,我回老家,继续筹备,也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陆工说等天没那么热才过来,又是一阵等待。厂子未搞,网站先行,现在是把陆工手写的20几页资料敲进电脑,我说陆工啊,你想把什么都教会人家,咱们到时怎样混饭吃呀?

由于一直无业,我没有理由去见女友父母,她妈她的妈妈又是那种比事业型男人更事业的女人,说话非常有气势那种,想想都害怕,真的怕!T_T太悲剧了。

接下来越来越多的各种压力,会怎么样呢?究竟会怎么样呢?

尴尬,十分尴尬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