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夏天:初到北京

突然很怀念去年在北京的那段日子,每天就是到处去逛,或者是在陆工家里看电视,或者吃西瓜,或者和他小孙女玩。

陆工老婆很热情,一见到面就介绍他们新分到的房子,虽然不大,但对于两个老头来说足矣。两室一厅,我住的是南屋还是北屋来着?我们还是习惯按用途来分类,那就是客房了。

我放好了行李,陆工就带我到旁边的化工大学的餐厅,他约了两个朋友一起吃饭。叫了两瓶啤酒,常温的。菜的味道和南方这边差不多,其中一道酸辣汤(?),那个比汪涵还酸爽。不久旁边一桌来了一群学生,一边吃饭一边打闹,好像看到了当年大学里的那群人,“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”。

吃完晚饭回到陆工家,没什么干的,洗澡睡觉。虽然是6月,但是挺凉爽的,床对着窗,睡觉非常舒服。

陌生的感觉,回想起来却又那么熟悉。

C360_2012-06-11-08-04-14
microMsg.133937946549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