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日志

匆匆2018

是的,离开两年,我又来写年度日志了。前两年我干什么来着连一年一篇日志都没写出来呢?别说日志了,微博诈尸式更新,朋友圈也是偶尔敷衍一下。想了一下原因,对于别人,是不在意了,对于自己,是没闲情了,根本的原因,很可能是年纪大了。

虽然我话是这么说,但是我还是没有特别感觉到年龄增长带给我的压力,比如说能晚睡的绝不早睡,不过偶尔也要下个决心意思意思,今晚一定早点睡,一看,一点,挺早的,睡觉吧。这不是2018的特点,而是2011至2018。

2018,待我真的不是特别好,客观原因就是,肖龙冲太岁,具体表现就是诸事不顺,甚至连累身边的人也不顺,老婆摔伤腰住了半个月院,儿子撞伤额头缝针两次,一次在幼儿园,一次在房间…因此我也更加愿意相信冲太岁这个说法(而不是自己没有做好)。然而特别抓狂的是,2019老婆冲太岁,女儿害太岁,所以,确实不想太期待新一年的到来。

回顾2018,几乎每天都会困扰我的一个问题就是脱发,很明显我在中年男人面临的两大难题–脱发和发胖中,选择了脱发,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,所以我现在有吃那种防脱发的药(滑稽)。

言归正传吧,回顾2018,第一季度,好烦啊,因为一些家事弄得两个家庭好不愉快,而且这些影响能持续一辈子,直到前些日子才算是尘埃落定,你说这2018能好到哪里去呢。厂里换了一个师傅,一个人能搞定所有生产的事情,我可以稍微脱身更加投入到办证的服务中去。其实仁慈是不是真的做不好一个管理者呢,很多时候只是站在打工者的立场去考虑问题,多为工人考虑,我觉得是可以的。

第二季度,第三季度,第四季度,跟第一季度差不多(滑稽),老婆总会定期抱怨我不会哄她,儿子女儿几乎每天都要骂一下才会听话,婆媳关系表面平静,出现过几次风波,都慢慢的平静了。作为中间人,处理这个关系真的太重要了,可惜我还是经常不在线,事情变坏了才亡羊补牢。关于哄老婆也是,老婆不高兴了,没处理好,等到她要真不高兴了,一切都晚了,要哄好她,比她情绪变差之前难一百倍。然而我每次都是这样糟蹋自己。

这一年,和几个朋友的相聚更加少了,初中的同学,高中的同学,大学的同学,工作,生活上都各有各忙,而我更甚,要照顾3个孩子(两个真的,一个装的),晚上基本都要等孩子睡了才又私人时间,而这个时间,你约人吃宵夜都被嫌晚。

儿子读小班了,额,从去年9月份开始的,重读一年,女儿也大了不少了,两个娃都特别可爱,(偶尔)特别懂事,这最让我们两公婆欣慰了。是的,孩子就是父母的世界。

2018年还剩下半个小时,老婆和同事到珠海长隆浪了,两个娃也已经入睡,我在这里敲一下文字,日子也就这样一点一点过,2017错过,2018熬过了,2019又该要重新开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