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日志

功德完结

拿过学位证、毕业证、各种证,见过了校长,吃过、喝过、睹过、嫖过,个人公德完结但并不完满。在这校园里的最后一聚,一群麻甩佬中,我走得比谁都快。很恶心的,离开了不是思念着女人,而是一群男人。从陌生都熟悉,到一起傻逼,想起军训时某姓教官说,大概意思是,相遇是多少年修来的,珍珍惜惜。

我想留在广州,但是至少现在不行,各种原因。3个月限期,把自己变得不太天真,不太稚嫩。很失败,四年大学没有改变我什么,方方面面,还是青头。

男人之间有一种默契,我不用说什么但你却知道我想说什么。这是当年翻译成英语写给Wilson(老师)留念的,以此纪念这群曾经青春过的麻甩佬。

分类
日志

各种结束没有开始

Hello everyone,i’m ygs. english is very important do you know? i’m very sorry for my poor english.

突然想起二至三月份的工作,中期的时候感觉自己适应了,也算有了归属感了,那是因为当时觉得自己手上的工作都能完成,but 逐渐地,虽然不叫设计师但是设计的分量也太他妈的大,我自认没这种天分,我的口味迎合不上主管的重口,自小口才没有,说服不了他,他让我改,说要让人觉得你的设计是专业的,你知道我多想说“我不是专业的”不,那种感觉就像这篇“每个苦逼的设计师背后都有一群指点江山的神”所说的,这里套用一下。想走的念头一萌生,那叫不可收拾,找出很多借口催化我的出走(补充:还有天煞的高数清考、论文)。

分类
日志

好事吗?好多磨啊

这也不是传说中的“下一篇”日志。

本来想在广州找工作,但是家里的两个老人家说在家里好,还说要我现实点,无谓花那些时间在外面滚,坚决认为我在广州是混不好的。一直说为了我好,好吧,我从了你们了。从来家里就没放很开我,爷注定成不了纯爷们。我认输,我没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,不懂也不想反驳。在他们给我指路前一日我抓住了申请暂缓的最后机会,但是已经是多9余搞了,等他批准了又要取消,网上办还得80+25=105RMB,冤,真冤。另外可能要用到就业推荐表,要找的时候已经不存在了。今天特意回宿舍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,一个多星期前还拿来看过的啊,不想在这个东西上折腾,是在耍我吧?真希望是在耍我。主观客观我的他的原因,说过的旅游是去不成了。昨晚差点被摩托车撞,今天把镜子碰花,究竟是怎么了呢?我坐立不安,百感交集,汗如雨下啊。
爷自称爷是因为爷成不了爷。但是爷还有猪朋狗友,还有红颜知己。在这里我要谢谢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