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日志

七夕(2)

我挺佩服我有那么好的记忆力,能记住曾经写过的日志标题。今天查看流量来源,有一条“七夕 3p”,这是去年的日志没错,但是只是有3张图片的意思,是不是我错过了什么?

言归正传吧,是谁说七夕是情人节的?真的觉得很蛋疼咯,唉,屋漏偏逢连夜雨,究竟是谁造就了我现在这境况的?我觉得自己至少占90%咯。

忙碌了一段时间网站设计和网站内容整理,然后忙着房间弄装修,搞清洁搬东西什么的。主要是把旧的设计有问题的书桌和电视柜拿走了,基本就剩下床和一个吊着的书架,弄了个吊顶,但是效果没有预想的好,墙面刷漆也一样,那些师傅都不是很讲究,还不如自己弄呢,唉。

通过这次装修,我把钱都花光了,还剩下那些学费,我要在哪拿?花钱的机会总是有的,赚钱……我现在没条件(前篇日志说过),愁死我了。明天又七夕,天啊,被商家害死了啊~~算啦,唯有在其他方面开源节流了。

再一次言归正传,今天七夕,我把吃饭的钱买了一扎花,送给了女友,然后晚上到朋友家蹭饭……

分类
日志

博起两年

不久前博客域名迎来了第二次的续费,可谓可喜可贺,但是直到我翻看到一篇旧博文才意识到已经两年过去了。点了一些两年前的博友的链接,发现很多都无效了,而能访问的,很多都疏于更新。可能很多人都是一时兴起,在寂寞的暑假疯狂更新博客,疯狂互访,获得被动的浏览量。这很简单,一般主动去其他博客留言评论,都会得到回访,而这些博客,在自己或者别人的评论里即可找到,而通过这种方法找博友,很容易让这一群人“扎堆”,经常会出现“怎么你也在这?”的情况。

言归正传,现在已经不像刚刚开博那样,到处评论,疯狂伪原创,为了完善模板不分昼夜。其实和暑假时的状态一样,可是就是觉得现在是没那么多时间了,总是很多事要做,但是在某一个不确定的时刻才知道要做,就是被hold住了。现在我已经没有去评论,只是自娱自乐,写博给未来的自己看。

分类
日志

尴尴尬尬又一年

第一次见陆工(陆文俊,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研究员)时他就跟我说打工是没有出路的,一个月两三千,即使每月五千,也买不到房,何况当时我在灯博会还没入职,没有工资(在灯博会认识了女友,她是后来才进来的,差不多一年了,还没入职),他劝我别打工,和他一起开厂子。我当时还被灯博会所吸引着(闲,双休,接近公务员待遇),一时间还接受不了。

但是,唉,每次敲到“但是”我都像感慨一下,生活就是有“但是”这个东西,给无聊的生活带来了无穷的色彩。接着说吧,但是,不久我改变了看法,辞职,打算跟陆工到上海到北京学习去,可是却遇到各种阻滞。出发的日子不定,一直是“下个月”,连目的地也不定。所以每当有人问我工作了吗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后来是问什么时候出发啦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分类
日志

又见扒衣见君

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在灯博会蹲,一年之后的这个时候,在家里蹲。

去年的8月22号吧,收到了橙子从澳洲寄过来的明信片,今年过年的时候她回来了,这是她去澳洲一来第一次回来吧?好像。反正是她去澳洲一来第一次有机会见面。但是,当一个人得意忘形时就会忘记应该做什么。很可惜当时聚会时并没有和她多聊天,当时可是以前不是十分要好的同学都聊得很开心,而我和她以前可是很friend的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