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日志

脑热的时候

当你脑热的时候,一切事情都是那么的简单,只要做了,就一定会成功,的感觉。所以往往退烧的时候,总会埋怨当初的自己,发什么神经,太难了。

就像我前几个月注册域名购买主机想要搞个网站,而且要搞得风生水起那种,就像我前两个月买了个游戏机,决心要把好玩的游戏全部玩一遍,就像我前一个月买了一堆四驱车和一条轨道,决定要玩出门路,就像我半个月前买了个无人机,希望自己玩航拍能玩出花…而这些都像我第一段所说的,都特么退烧了,我当初究竟发什么神经?为什么总挑花钱的玩?我穷着的啊,尼玛!

神经病!

分类
日志

工作中的恶心

前两天开会被批判工作进度慢,导致全场濒临垮掉,幸好伟大的厂长和老细作出明智的决策,挽救全厂于危急关头,于是从那天起我的电脑连不上外网。

然后因为这个断网,导致QQ没在线,然后新浪云计算的兼职联系我的时候找不到人!然后本该属于我的兼职让给了下一个!这种机会真是可一不可再,我顿时感到下体好疼!

好吧,这都算了。因此我昨天自己动手把网络恢复了,另一个问题又来了。昨天和一个同事在办公室开玩笑,两个人拿着卡尺闹着玩,过程不到一分钟,然后伟大的厂长和老细通过监控看到了,老细马上打电话过来,说:很好玩?卡尺坏了没?接着伟大的厂长又把同时和主管叫了过去……屁大点事,弄得劳师动众的,想想都心寒。

这不是牢狱般的办公室么?马勒隔壁的。

分类
日志

怨郁的早晨

也许,衰开有条路。

傻逼一般把闹钟调慢了一小时,于是接到老妈的电话才起床,来不及吃早餐,所以我决定饿一个早上。

一出门有一点点雨,后来还是停下来披上雨衣。没有什么过渡地点点雨变成了大雨,不是用那些“瓢泼”、“倾盆”可以形容的。虽然披上了雨衣,但我已感到大腿部分已经被淋湿了,然后是手臂、前胸,再而小腿、鞋。这一段路没有躲雨的地方,我就这样怨恨着、痛苦着前行。我不明白雨为什么可以那么大、雨衣为什么不挡雨……最让我痛恨的是,一下子雨停了,阳光出来了。

来到办公室,大家甚至都不知道外面下过雨。我憋屈地回家换衣服,只有路上那大大小小的湖泊提醒我,我的确是被雨淋湿的。

分类
日志

小姐之扒衣见君

标题改为“小结之八一建军”
我的周末大多是用寂寞无聊这一类词语形容的,不过一般4点过后我都会打开电视机,每次都是TVB。玩着手机,听着卡通片。今天看到电视节目,感觉上一集(也就是上星期了)才看过没多久啊,怎么一眨眼就一星期呢?叹息过无数次光阴箭日月梭,时间快成这个样子,我真的越来越害怕了。

工作
一个月了,在灯博会实习。马上就要超过一个月了,以前打工或者工作,不到一个月就想走,刚满一个月就一定要走。比起来这次实习实在太悠闲了,上星期几乎是一星期没事干,最后在周五坐了前台。当然了,没事干就代表没东西可学,违背了当时的意愿。举个例子,坐了一天前台,我知道了人来了要怎么应付,对办公室里每个人的名字深刻了,接到电话知道怎么转接,如此等等……

分类
日志

这样有个什么意思呢

初中时期的同学,也是当时的一起玩的朋友,后来我不在本地的高中读了,假期回来也偶尔去聚聚。其中一个小学开始就是同学了,不知道是不是他到了门的另一边见过“真理”,一次聊天中好像他把所有事都看透了,自以为上升到比任何人都高的位置,我在心里想,少装逼吧,小子。在他看来只有自己是对的,别人就是千万个不是,听他说别人不是也不是一两次了,但总不把怀疑放到自己的身上。我也有不好,我从来没有指正过他,从来都是随便附和着“是啊是啊”。高中以来他一直责怪我放假都不去找他,每次我都想,我找你干嘛呢?抽烟喝啤酒装消沉?骂骂咧咧说坏话?还是讲述这个社会怎样怎样……这样的话我还是呆在家吧。

已经没有了共同的语言的人啊,不懂就老老实实,别看不起别人,别自以为是。马勒戈壁的我也是小人,我暗地里咒骂他很多次了,无奈YY解决不了问题,还卑鄙,写这些东西出来。没意思,真的没意思,算了吧。我心眼真小,想到以前的事情竟然还可以生气。

小学初中的友谊很扯蛋,高中比较靠谱,大学呢,还在解读中。这个看法是非常个人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