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日志

怨郁的早晨

也许,衰开有条路。

傻逼一般把闹钟调慢了一小时,于是接到老妈的电话才起床,来不及吃早餐,所以我决定饿一个早上。

一出门有一点点雨,后来还是停下来披上雨衣。没有什么过渡地点点雨变成了大雨,不是用那些“瓢泼”、“倾盆”可以形容的。虽然披上了雨衣,但我已感到大腿部分已经被淋湿了,然后是手臂、前胸,再而小腿、鞋。这一段路没有躲雨的地方,我就这样怨恨着、痛苦着前行。我不明白雨为什么可以那么大、雨衣为什么不挡雨……最让我痛恨的是,一下子雨停了,阳光出来了。

来到办公室,大家甚至都不知道外面下过雨。我憋屈地回家换衣服,只有路上那大大小小的湖泊提醒我,我的确是被雨淋湿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