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日志

尴尴尬尬又一年

第一次见陆工(陆文俊,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研究员)时他就跟我说打工是没有出路的,一个月两三千,即使每月五千,也买不到房,何况当时我在灯博会还没入职,没有工资(在灯博会认识了女友,她是后来才进来的,差不多一年了,还没入职),他劝我别打工,和他一起开厂子。我当时还被灯博会所吸引着(闲,双休,接近公务员待遇),一时间还接受不了。

但是,唉,每次敲到“但是”我都像感慨一下,生活就是有“但是”这个东西,给无聊的生活带来了无穷的色彩。接着说吧,但是,不久我改变了看法,辞职,打算跟陆工到上海到北京学习去,可是却遇到各种阻滞。出发的日子不定,一直是“下个月”,连目的地也不定。所以每当有人问我工作了吗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后来是问什么时候出发啦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